您的位置首页  旅游知识  指南

时期铁路旅行指南与旅游地空间结构的嬗变 ——以环渤海区域为中心(1912-193

  • 来源:互联网
  • |
  • 2022-11-27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原标题:时期铁路旅行指南与旅游地空间结构的嬗变 ——以环渤海区域为中心(1912-1937)

  铁路旅行指南是时期铁路大众化以后大量出现的一种新式资讯类书籍。其内容包罗万象,包括铁路各线运行时刻列表,沿线各站风景名胜推介,商旅、时讯及休闲娱乐设施等内容。以环渤海区域为代表的铁路指南既是施政者发展区域经济、拓展旅游客源的媒介,也是平民百姓行旅生活的指南。铁路指南的文本既展现了近代铁路沿线旅游地空间结构的迁移,也在客观上促进了旅游模式的转型。

  铁路旅行指南既不同于传统地方史志,也有别于城市指南与游记,它是在铁路这种新式交通兴起并大众化以后出现的一种新式资讯类的书籍,以普通大众为读者,为铁路旅行者提供丰富的游览资讯与异地生存经验,也为本地市民提供便利的生活指导。铁路旅行指南的出现不仅与铁路这种新式交通大众化相关,也与近代旅游业的兴起密切相关,是中国城市资讯现代化的一个缩影。环渤海区域在19世纪60年埠通商以后,逐步形成了近代化的铁路交通运输体系,各铁路管理部门为增盈利、广揽客源都发行旅行指南。铁路旅行指南条理地记载了铁路运行的相关资讯与沿线城市变迁的轨迹,是研究铁路史、旅游史和城市史的重要资料,但相关研究成果还比较少见。环渤海区域因地缘之故,铁路旅行指南在近代旅游地空间结构的迁移及旅游模式转型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效用。本文以环渤海区域的铁路指南《南满铁道指南》(1910年)、《京奉铁路旅行指南》(1924年)、《津浦铁路旅行指南》(1933年)、《胶济铁路旅行指南》(1934年)为研究对象,考察该区域铁路旅行指南与旅游地空间结构变迁的互动关系。

  近代以降,以辽东半岛、山东半岛、京津冀为主的环渤海地区的交通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革,铁路这种新式交通逐渐在环渤海地区兴起并形成网络。该铁路网是由纵贯南北的多条铁路连接,在国际与国内双向力量竞争中而形成。环渤海地区不仅是中国的中心,也是北方经济、文化中心,它内联北京、天津,向东远望日本和韩国,向北连接东北、蒙古国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环抱我国最大的内海——渤海,具有显要的地缘优势。19世纪以来,中国成为西方列强瓜分的对象。一直觊觎中国的东北,为控制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新占领的中国领土及扩张其在远东的势力范围,1891年3月17日,政府决定开始动工修筑西伯利亚铁路。1896年5月,利用“三国干涉还辽”事件,以“还辽有功”为借口诱骗、迫使清政府签订《》,获取了修筑满洲直达海参崴的中东铁路的路权。1898年沙俄强占了旅顺、大连,修筑了中东铁路的支线哈尔滨至旅顺段,称为南满支线,将其侵略势力从东北进一步延伸到了环渤海区域。为了独立自强,中国政府企图修建民族铁路。1881年为便于开平煤的外运,李鸿章主持修建唐胥铁路。此后该路东、西两向分段延展,1894年修至山海关,1895年延伸至卢沟桥,1912年修至奉天。至此全长840公里的京奉铁路全线贯通,并与南满铁路实现了对接。同时,因北京、天津、经济核心的地位,清政府修筑了津浦、京汉铁路,将京津地区与长江中下游地区连接起来。19世纪末德国占领胶州湾,为进一步扩大港口的腹地范围,主持修建了胶济铁路,贯穿山东东西全境,并与津浦铁路实现对接。至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环渤海地区基本形成了两个铁路网即关外的东北铁路网和关内的华北铁路网,整个环渤海区域的陆路交通形成了通达的局面。铁路网与天津、大连、青岛、营口等港口实现联运,环渤海区域港口城市与内陆之间的经济联系进一步加强,大大扩展了环渤海区域的空间范围。

  与传统交通相比,铁路交通使人们的出行更加快捷与舒适。传统交通时代的旅行时速,在游记、日记一类的书籍中记载很多,但以清代官吏从北京出发赴各地就任时所设定的“凭限”最为全面。从北京到奉天的凭限达30天之久。晚清时期许世英先生年少时从天津去往北平的旅途也极其艰难,他在任安徽省省长和黄山建设委员会主任时,接受《旅行杂志》主编赵君豪的采访时回忆,当时“天津到北平的火车,只能坐到马家埠,由马家埠下来还要坐骡车,才能到北平”,途中极尽颠簸之苦,“坐骡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也要有相当技术的”,“不会坐,便要东碰西撞,两边要流血的”。传统工具由于耗时长,旅途颠簸,常使旅客灰头土脸、劳累不堪。京奉铁路开通以后,运行速度可达到每小时30公里,从北京正阳门到达奉天沈阳站,普通快车共需23.55小时,大大缩短了两地的时空距离,实现了夕发而朝至。“在昔交通闭塞长征万里视为畏途,今则输轨四通,初无险阻,千山万水指日往还”。坐在车厢中,行驶在铁轨之上,游客也倍感尊严。

  便利的交通激发了人们旅游的兴致。新式铁路“益足以启发人民旅行之心志”。传统交通条件下,长距离旅行数量稀少,如非必需人们皆不愿长途旅行,更何谈旅游之乐趣。新式交通出现以后,舒适快捷的旅行方式代表着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宜乎交通便利,行旅无跋涉之劳者矣”。人们从行旅的跋涉之苦中解脱出来,解决了人们行旅之中空间移动的问题,激发了人们“游”的兴致,促使了人们旅游意识渐渐的萌发。铁路沿线的自然风光、历史名胜都成为旅游者体验的吸引性要素。

  铁路旅行指南内容相当丰富,有大量的铁路旅行相关的资讯。首先是对铁路沿线城市及风景名胜的推介,这是铁路旅行指南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且编排在指南全篇的开篇部分。指南大篇幅地梳理并介绍了铁路沿线城市的历史发展脉络与名山胜迹,反映出时期旅游活动的日益频繁。指南详细刊载了通商大埠的各公署局所、学校、会馆、医院及其地理位置,以满足商贸、求学、探亲、求医等游客之需求。其次是对铁路运行资讯的介绍。指南详细列出了诸如铁路列车时刻表、普通客车及特别快车价目表、与各路客车联运时刻表等时间性的资讯,为游客提供了乘坐铁路时间与价格方面的讯息;为招揽游客,铁路针对不同的群体设定了学生票、周游票、往返游览票、团体票等,并提供一定的价格优惠。再次,指南也有对旅游休闲空间的指引。既有传统空间如戏园、茶馆、浴堂等,也有近埠后产生的新式娱乐空间如外国酒楼、西式咖啡馆、俱乐部、公园、电影院、商场等,这是西方生活方式的植入,展现出近代中西文明在不断地碰撞中产生着融合。

  铁路旅行指南具有一定的时效性,不定期地更新内容,以及时反映铁路沿线城市发展及铁路讯息的变化。津浦铁路旅行指南自1914年第一期发行以后,每隔两三年便会更新内容。至1933年出版了第七期旅行指南,距第六期指南的发行已过三载。新版指南补敝救偏,重加编辑,缺者补之,无者增益之,以向旅行者提供最新之讯息。该版指南出版后,便在各大报刊杂志中张贴广告,以告知旅行者。如在《津浦日刊》中刊登的出版广告,指出新版指南附有风景插图,并在南京、曲阜、泰安、济南、天津等处加入最新地图,旅行者按图可索。新指南并附有沿线物产及实业一览表,精装每册定价一元,平装每册定价五角。时期,由于铁路交通的大众化、铁路旅行活动的兴盛,铁路旅行指南受到了旅行者的关注及追捧。尽管铁路旅行指南的发行量无从可考,但从其内容更新的频度及宣传推广的媒介来看,其发行量之大、受众群体之广可见一斑。

  旅行指南的发行,不但为人们提供了大量铁路旅行相关的资讯,而且也促使着人们旅游意识的形成,导引着人们旅游目的地的选择,加速了环渤海区域城市旅游功能的强化,反映并促使了旅游地空间结构的变化。

  铁路旅行指南对内容的编排与铁路线性分布的特征是一致的。指南循着铁路线路逐次展列出沿线旅游地的资源与风貌,铁路线路的走向和站点是铁路旅行指南编撰与内容安排的线索。京奉铁路起自北京,途经直、奉两省,终到沈阳,包含锦朝支路和八道壕支路,沿途经停车站共计105站;胶济铁路贯穿山东省境内,起于青岛终至济南,含张博支线、黌山支线及铁山支线站;津浦铁路干线起始于天津,经山东、安徽,终到江苏浦口,沿途经停共45站;南满铁路干线起至长春,终到大连,包含旅顺支线、营口支线、抚顺支线站。这些站点散布在环渤海区域的各大中小城镇,通过铁路干线串联起来。铁路沿线的风土人情景观也被以线性的方式链接起来,构成了一道道靓丽的民族景观。铁路“消灭了传统的空间形式和时间感,带来景观的不连续和间断性”,它“摧毁了两点之间的空间——旅行空间,铁路只知道出发点和终点站”。铁路指南对沿线各个铁路节点的景观与风貌的描述,为旅游者勾勒了沿途景观的概貌。

  铁路指南为旅行者呈现了鲜明的空间感和层次感,拓展了旅行者的旅游空间,致使传统的地方风景名胜都变成铁路网络区域内共享的旅游资源或旅游地。指南简要介绍铁路线路修筑及发展沿革的状况后,便是对起点城市各景观的介绍。近代铁路的起迄之站点,为区域、经济、文化之中心,是重要的人口集散之地。指南的介绍极尽丰富且详尽,如《京奉铁路旅行指南》中,除了名胜古迹的推介,对北京之交通、公署居所、学校、旅馆、会馆医院、银行、报馆、饭馆、戏园、浴堂等旅游者旅居京城所需之资讯,莫不备载。胶济铁路的起点城市济南,自明清以来一直为山东的省会,《胶济铁路旅行指南》着重推介了济南的古迹与名胜如舜庙、钓鱼台、张仪墓、陈遵故宅、张养浩故宅、白雪楼、明王苹故居、千佛山、大明湖、七十二泉、百花台、趵突泉、开元寺、佛峪等等,配有多幅精美的图片,展现了济南悠久的历史及泉城的城市形象。铁路沿线不知名的小城镇,指南则侧重展现其历史发展的脉络及遗址胜迹,如《胶济铁路旅行指南》中“博山站”之古迹“长城、马陵故城、石鹏寨、顺德夫人庙”,名胜之“怡园、范泉、秋谷、黑山、虎山、石马山、凤凰山……”《京奉铁路旅行指南》中“碑家店”之古迹名胜“鲜卑仲吉墓、万福山、鲜卑氏之墓、石佛口镇、青龙山”等,这些原本沉默于荒郊或市井之中的胜迹也跃然于指南之中,随着铁路线的纵深发展而逐渐的广为人知。铁路的开通活化了沿途的胜迹,而铁路旅行指南之成篇也颇似于铁路管理部门对沿线所进行的系统的旅游资源大普查。

  铁路旅行指南为旅行者构建的线性景观空间,指引着执政者对铁路沿线旅游资源的开发,促生了铁路沿线“风景的发现”。京奉铁路沿线的避暑胜地北戴河,是典型因路而兴的度假地。据《京奉铁路旅行指南》中的描述,“北戴河即渝河出海处,山明水秀,风景颇佳,向为中西人士避暑之处”。起初北戴河并未著称于世。1893年,津榆铁路(天津至山海关)修筑之初,工程师金达带领北洋铁路局工程技术人员查勘路线,始至其地。他发现北戴河山明水秀,气候清凉,遂向旅居中国的外侨称赞宣传。旅居中国北方的英美各籍传教士,苦于北方夏季的干旱亢燥。听闻北戴河之地,便逐渐有人前往考察,购买土地建造避暑别墅,“赴北戴河度假”之语乃喧腾人口。清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初五日(1898年3月26日),总理各国事衙门向光绪皇帝补奏添开秦皇岛通商口岸折,光绪皇帝硃批“依议钦此”。自此添开秦皇岛通商口岸,同时亦宣布北戴河为“各国人士避暑地”,外人乃得自由购地。以后大批西方国家的外交使节、商贾名流纷纷涌入,北戴河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政府确定的中外人士避暑之地。

  铁路旅行指南促使了铁路旅行活动日渐兴盛,带动了铁路旅行专线的建设。《京奉铁路旅行指南》中所载北戴河海滨站之介绍称,“北戴河海滨为中西人避暑之地,本支线系六年筑成,自北戴河站至海滨站计长四十三里,由北京、天津、奉天等往海滨之游览票,只售头二等”。北宁铁路局为便于中西人士避暑往来,增筑了海滨支路,这是中国第一条铁路旅游专线。北戴河自辟为外人避暑地以来,游人甚多,往游者必于北戴河车站下车,改乘驴轿或者马车,途经15里之湿地及山麓才能到达海滨,暴雨之后道路尤为泥泞,游人皆慨叹行路之难。后避暑西人中有权势者,要求铁路公司修筑支路。1917年5月,京奉路局局长廖君世经承交通总长许世英之命为便利避暑游客计,于北戴河车站及海滨之间,增筑支路,命名曰“海滨支路”。北戴河海滨专线通车以后,“火车行驶只时20分”,旅游者感慨“昔者道路崎岖苦难徒步,今则马路平坦得驶车马”。北戴河海滨支路通车以后,游客日增,“夫北京为大都会也,试问各路之列车,有一次卧车乘客购票达百数者乎?而海滨开经京津列车往往超越百数以上也”。海滨支路通车后,便在指南、报刊杂志中广为宣传。铁路旅行指南中登载有“北戴河海滨定期通车并出售往返车票广告”,这是环渤海区唯一通过指南进行广告宣传的旅游专线,“每逢夏季,于北戴河海滨车站特加开往返列车,本届仍照从前办法定于五月一日通车,此项往返票价系按单程票价加收半倍,其回程票之有效期间以十月三十一日为限……”并附有详细的北戴河至海滨站的列车时刻表,以便利旅行者。时期,北戴河海滨这则旅游专线的广告也登载于各大报刊杂志,以广为宣传,招徕游客。如1917年海滨支线通车以后,京奉铁路局每年5-10月间在《大公报》上登载“北戴河定期通车之广告”。在铁路旅行指南及报刊杂志的宣传推广下,海滨休闲度假意识也逐渐渗透至京津上层人士、新知识群体,他们纷纷效仿西人的生活方式,成为北戴河的避暑者。

  铁路旅行指南导引下的旅游空间由线性而发展成网络。环渤海区域的铁路网络连接的空间节点,成为各铁路干线之间的中转点,铁路线路通过节点城市实现游客联运,旅游地的空间结构由线性而发展成为网络状。《京奉铁路旅行指南》中“旅客联运规章摘要”部分列有“中国周游票”,周游路线设定有“北京—汉口—轮船—上海—南京—天津—北京”及“北京—天津—南京—上海—轮船—汉口—北京”往返两途径,该路径由京奉铁路、津浦铁路、沪宁铁路、京汉铁路与上海、汉口之间的轮船实行海陆联运,并给予票价折扣的优惠。铁路网络通过节点中转,实现了多地联运,指南中构建的单一铁路形成的线性空间,通过不同铁路的联运,形成了复杂且发散性的网络空间,不同铁路沿线的站点城镇,通过中转联运,其通达性得到了增强。国民政府时期,第十七次国内联运会议在青岛举行,青岛市长沈鸿烈为繁荣青岛,吸引华北避暑游客,发展胶济路业务,建议开行青平通车,暂定每星期来回各一次,定自4月1日至9月30日止,每逢星期二挂胶济路51次由青岛至济南,转挂津浦路302次至北平,每逢星期五由北平挂301次至济南,转挂胶济路52次至青岛。胶济、津浦、北宁三路联运,青岛旅游地客源市场的空间范围通过北宁铁路延伸至华北,沿津浦铁路而通至江南地区,铁路线路之间的接续、中转,各旅游地空间通过铁路线路以不同序列的方式嫁接起来,增大了旅游地网络结构的密度。随着各铁路的交汇地形成的转运中心,成为区域铁路网络的中心地。至时期,交通部门将铁路联运这种方式通过制度的形式确立下来,铁路网络得到了进一步优化,并形成了一种运输合力。1914年4月1日,国有铁路京张、京奉、京汉、津浦、沪宁等五路实行联运,交通部于次年发布中华国有铁路联运各规则,并定期举行铁路联运会议。铁路指南为便利游客的铁路旅行,大都登载了铁路联运制度。《京奉铁路旅行指南》与《胶济铁路旅行指南》都附有“铁路旅客联运规章摘要”,内容有联运各路之名称,各路联轨站名、联运票、联运行李等事项。

  铁路沿线的节点旅游地,既是区域内铁路交通的集聚点,也是区域内旅游者的集散中心。环渤海区域的南满铁路、胶济铁路、津浦铁路、京奉铁路、京张铁路纵横交织,形成了北京、天津、奉天、济南四个空间节点。这四个节点旅游地本身城市化程度较高、工商业经济发达、区位条件较优越,而铁路的汇聚,进一步强化了这些旅游地的区位条件,成为区域内旅游者的集散中心。沈阳是南满铁路与京奉铁路的交汇处,是东北铁路网络的中转之地;天津是京奉铁路与津浦铁路的联运节点;近代铁路以北京为中心节点而辐射全国,北京成为全国性的铁路网络中转节点;济南是津浦铁路与胶济铁路的交汇点,是山东省通往全国重要的节点旅游地。1929年5月,上海新闻记者组织东北旅游观察团,《旅行杂志》主编赵君豪先生,“平生所嗜,莫过旅行。稍获余闲,辄谋他适,春秋佳日,必作清游”,听闻该观察团讯息,遂奋起参与。他们参照各铁路旅行指南,在赴东北的行程中先取海道乘轮船从上海经青岛至大连,之后北上考察东北的、经济、生活状况;返回时乘铁路,由南满列车返沈阳,乘北宁路火车返北平,再至天津,由津乘津浦列车而南归。在旅游途中,经由沈阳、北平、天津这些中转性的旅游地节点,实现了大尺度旅游空间的位移。由各铁路线经节点旅游地转运延伸,旅游者可实现的空间范围不断扩大。

  铁路旅行指南中所登载的传统旅游地主要分布于内陆地区。这与环渤海区域“内陆外海”型的自然地理形态有关。海洋的纵深程度较浅,深入内地的腹地范围十分辽阔,具有发展农业的先天条件;中国古代社会重陆轻海、重农抑商的政策,封建社会长时期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明清时期政府长时间实行的海禁政策,使得内陆的农耕文明比海洋文明始终表现出更强势的地位。这些旅游地的景观类型主要为名山大川、宗教寺庙与历史遗迹,大都呈现出原始景观的形态,是天然形成且很少经过人类活动修筑或雕琢的。

  自17世纪以来,海滨度假区成为西方社会中长盛不衰的旅游资源,对社会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成为一种重要的旅游活动空间。无论是在西方或中国文化中,海洋及海滨最初皆被视为令人惶恐不安及充满不确定性的大自然领域。“西方人与大海之间距离的拉近,主要原因之一在于医学”。海边新鲜的空气有益身心健康,海滨也被认为是绝佳的疗养场所,水疗与海水浴成为利用海滨的两种重要的休闲疗养方式。在17世纪时,海滨疗养仍然是欧洲有钱有闲贵族阶层的专利,比较有名的水疗胜地如英吉利海峡的巴斯和布莱顿等。随着欧洲工业后铁路运输网络的发展,海滨开始走向大众化,1840年的布莱顿诞生了第一个海水浴场,事实上海水浴场就是海滨疗养的大众化。

  时期的铁路旅行指南展现出了强烈的海滨度假意识,这是西方海滨度假休闲生活方式的植入。近代以降,西风东渐,西方的海浴及海滨休旅文化随着殖义扩张被传入中国,“为躲避中国夏季的酷热与流行的疾病,并在情感上寻求民族与国家的认同,在华西人将西方度假旅游生活方式移植进入中国”。近代环渤海区域以临海的地缘优势,在开埠通商以后形成了诸多海滨避暑地如北戴河、青岛、烟台、威海卫、大连等。每一本铁路旅行指南中都会有一重点推介的海滨避暑地,京奉铁路沿线专业性的避暑地北戴河,南满铁路的起点、东北知名的海滨避暑地大连,胶济铁路的起点、环渤海知名的避暑都市青岛,这些海滨避暑地作为近代新兴的旅游空间,在指南图文并茂的推介下,引领了区域内旅游度假生活的新风尚。

  环渤海区域具有等同于西方海滨的天然优势,随着铁路线与港口的对接,环渤海海滨以旅行指南为媒介,成为一种热点的旅游资源。19世纪末20世纪初,环渤海区域的各港口城市相继开埠并沦为德国、沙俄与英国等列强的殖民地。由于政府在明清时期长期间实行的海禁政策,北方港口城市在封闭的农耕文明下形成的落后的城市风貌,难以满足殖民者在其势力范围内居住与生活的需求。西方殖民者为了弘扬海洋文明,增加殖民地生活的舒适感,进一步攫取侵略权益,对占领地的沿海城市进行了殖民空间的营造。

  《胶济铁路旅行指南》首推的都市就是青岛。指南介绍了青岛作为避暑旅游地的天然优势,“枕山面海,气候适中,水色山光,风景绝胜”。指南特别推重青岛的市政设施和游憩景观,并配有多幅展示青岛海滨城市风貌的图片,如青岛海滨、青岛栈桥、湛山海水浴场、汇泉海水浴场、海滨公园、海滨涛影等,这是青岛避暑旅游最核心的吸引要素;指南也着重展现了青岛先进的市政设施如中山路、市政府、接收纪念碑、青岛市长官舍、中山公园、体育场等。铁路指南的景观推介呈现了青岛城市的诸多景观要素,如蓝天、大海、沙滩、广场、公园等等,为旅游者勾勒出了青岛海滨避暑胜地的城市意象。正如康南海曾对青岛的题句:“碧海青山,绿林红瓦,不寒不暑,可舟可车,擅天然之美,而益之以人工,宜其为游旅所归往也。”

  青岛在德占时期就初步形成了海滨避暑地的形象。1898年3月,通过中德《胶澳租借条约》,德国划定了胶澳租借区域。翌年10月,德国殖民当局将胶澳租借内的新建市区命名为“青岛”。德占时期,德国人在青岛进行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奠定了青岛近代海滨城市的基调。德人经营青岛17年间,青岛从一沿海的荒村蜕变成一海滨都市,“夫德人以十余载之经营设施,致令荒烟漫草之区,而有小柏林之誉”。为给青岛的游览事业赢得口碑,殖民当局在经营市政之余,尤为注意招徕游客,如改善卫生条件、植树造林、设旅客招待处、建造海滨宾馆、编撰旅行指南以广为宣传,在夏季开辟海水浴场、举行海滩音乐会、跳舞会、游泳会、乘马会、射击会、登山会等等,力图把青岛建成东亚最好的避暑疗养地。在青岛站至高处“返顾青岛全市,则一碧楼林,随山高下,红屋重叠,鳞次栉比,夕阳照之,益觉鲜明,此时此景,美乃无艺。使不知此地为青岛者,必且疑置身在欧美世界矣”。经过十几年的建设,青岛已然成为“德皇之东洋别墅”,德人甚至将青岛自夸为“世界模范殖民地”。

  近代大连在俄、日殖民者的打造下,迅速发展成为一座现代海滨都市。沙俄对此地进行了系统的城市规划,的“规划师对城市的构思定格在:建设一座展现欧洲文化特色,优美而壮观的海滨城市”,形成了“以广场为核心,道路发散,街区环绕的辐射状城区街区布局”的规划思路,并进行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敷设铁道、建筑商港、创立街市,同时建造官衙兵营以及公园、道路。规划设计师在对城市道路进行布局时,充分考虑到城市边缘的自然景观,尽量将道路与山景、海景有机结合在一起,为城市增添了活力与生机。如圣彼得堡海岸大街,就是模仿俄罗斯黑海沿岸的敖德萨市,利用海岸优美线条与景色,为远离本土的人营造出一条漫步欣赏海上风光的休闲之路。再如,由尼古拉广场向外辐射的10条大街中的今解放街和延安路,从广场望去尽头都是郁郁葱葱的山景。但最有特色独具匠心的还是萨姆逊林荫大道(今七一街),当时若站在尼古拉广场中心,面向北方,顺着林荫大道穿越广场,可以看到大海,极目远眺,还可遥望到群山之巅的大黑山。这条市内最宽的大道,中间是绿树带,供人散步,栽种的树木主要是从俄罗斯南部移植来的刺槐树。当各种工程渐次就绪,沙俄所设想的新都市即将显现之时,日俄战争爆发,1904年5月沙俄战败,日本取而代之。日据时期延续了沙俄时期的城市规划,进一步拓展了大连市的旅游空间,加强了城市的旅游功能。

  《南满铁道指南》力图全面展示大连的市政设施,这与《胶济铁路旅行指南》对青岛海滨的着力推介迥然不同。指南介绍了大连的基本市政状况如市街、户数人口、公共市场、官衙、学校等设施,对景观的推介主要作为市政设施建设的一部分。大连在开埠建市之初,非常注重旅游公共空间的建造,尤其是西式公园。指南中展现了沙俄时期建设的西公园、东公园和北公园以及日人建设的圣德公园、电气游园等,至日治时期西式公园已成为大连城市比较普及的市政设施。大连的海滨风光仍是指南所推重的,正如指南对景观的描写,大连海湾之老虎滩为大连避暑名胜,位于“大连南一里余之海岸”,“海水深入碧浪拥村,于西方海中有突出之一巨礁若老虎望空而啸”,因此而得名。在老虎滩之西南的小平岛海水浴场,“绿波白沙互相掩映、海水清浅,便于浴钓”,俄属时代即为海水浴场。

  良好的市政设施和优美的海滨风光,为造访大连的游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铁路旅行指南的导引下,1929年5月上海记者组织的东北旅游考察团,乘“榊丸”轮船初到大连,对这座东亚殖民城市形成了初步的感知。“大连壮丽之埠头,乃入于吾人之眼帘”,“广袤之候船室”,“雄伟之大门尤令人惊欢”。他们乘车游览星个浦途中,一睹大连现代化之城市风貌,“道途之整洁建筑之巍峨,知日人之所以经营大连者无微不至”,“一切建筑坚固壮丽,绝非岛国之木屋所可比拟”。星个浦公园“面海背山,风景绝佳”,“有临海浴场,有水族馆,有优美之旅舍,有幽倩之公园,盛夏避暑最称美妙”。水族馆面临大海,“颇擅园林之胜”,龙王塘为大连市之水源地,“波光潋滟,澄清见底,两山夹峙,水绕峰迴……。”大连城市这些物质环境要素呈现出一个鲜明的近代化海滨都市的环境意象,西洋的建筑文化融合并吞噬着中国的传统建筑文化,使这座城市带有迥然不同于内陆城市的异域风貌。自大连城市在建设中兴起,就一直保持着东北大都市的地位。

  指南对旅游休闲空间的推介,反映出海滨避暑地或多或少带有消费城市的性质。在青岛、大连海滨城市兴起的过程中,除市政设施的建设,殖民者也非常注重城市新型旅游娱乐空间的拓展,电影院、游艺场、商场等休闲性消费空间的建设也颇受重视,各城市形成了休闲娱乐的中心性区域,在空间上也呈现集聚性的态势,在环渤海区域有着广泛的影响,反映在指南上便是对电影院、戏院、酒楼、西餐馆、咖啡厅、饭店、旅馆、俱乐部等消费性休闲空间的集中性描述。如《胶济铁路旅行指南》中所描述的西式酒楼、咖啡馆主要集聚在中山路、汇泉一带,国际俱乐部、青岛咖啡店、汇泉青岛咖啡店、福罗斯饭店、开林饭店等都是上层人士消费之场所。《南满铁道指南》着重推介了大连大和旅馆,这是满铁经营的高档连锁旅馆,遍设于南满铁路沿线各城市,大和旅馆是满铁建设的第一家旅馆,指南中的介绍相当详细。旅馆建有二层楼皆作法式,“别馆邻于本馆系砖造之三层楼房”,“馆内敷设极其周备”,“其设备之便利与完美在满洲之洋式旅馆中可推第一”。

  海滨都市与内陆城市相比,在发展旅游方面具有较强的优势。青岛与大连作为胶济铁路与南满铁路之起点城市,地处环渤海之滨,都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由殖民者侵占、并系统规划与建设的海滨都市。西方殖民者强势的海洋文明与中国传统落后的内陆文明不断地冲击碰撞,并向国人展示着它的先进性。青岛与大连独具特色的近代化的海滨城市风貌,西方人眼中具有永恒吸引力的大海、沙滩、阳光等海滨旅游资源,陆路与轮船便捷的近代化交通网络,使得青岛、大连成为环渤海区域知名的海滨避暑地。

  无论是具有避暑功能的海滨城市的建设,还是专业性避暑地的开辟,从指南中可以窥见,近代旅游地已从内陆向沿海区域转移,这种转移的态势本质上也展现了中国近代化空间结构的变迁。中国的近代化空间源头是沿海的开埠城市,这也是西方生活元素导入的桥头堡。环渤海区域的青岛、大连经过殖民者数十年的经营,从沿海小镇发展成为海滨都市,城市的避暑度假功能得到了开发,并形成了海滨避暑地的旅游意象。

  铁路旅行指南,这种交通主导型资讯类书籍是激发现代旅游意识的媒介,是为旅游者提供铁路游览资讯与异地体验讯息的重要载体。指南的发行与传播促进了时期旅游风尚的形成,提升了铁路沿线旅游地的知名度,与旅游地空间结构的变迁形成了密切的互动关系。

  铁路旅行指南直观地表现出旅游地的空间序列由线性而发展成网络状。指南对旅游地的内容编排是按照线性空间逻辑和交通线的走势构建的。由铁路线性串联起来的自然与人文景观通过指南反馈给旅行者,传统的旅游地空间成为区域内共享性的旅游资源。各铁路线路通过空间节点的转运形成网络,进一步延展了旅游者的旅行空间,实现了大尺度的空间转移,拓展了旅游地客源市场的范围。铁路旅行指南反映了旅游地由内地到沿海的空间变迁态势,呈现出了强烈的海滨度假意识。这种空间变化的态势根源于近代西方殖民者西式生活方式的植入。

  时期铁路旅行指南的大量发行,促进了地方民众旅游意识和休闲意识的形成,也引发了执政者对铁路沿线旅游资源的开;反过来,旅游发展也进一步促进了铁路旅行指南的发行与传播。由此可见,时期,铁路管理部门出于增加客运以获得盈利的动机,承担着旅游开发及旅游宣传的双重职能,是旅游近代化的重要推动力量。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